詩性經驗隨筆

˙一件通過純技術性操作或泛概念化而來的作品,無論其美的形式原理操演的多麼精采,當它切斷了內在精神性與自然的真實接觸,那將導致作品徒具表面效果而遺失原初的生命力與感染力。

˙當我專注於一種寧靜的詩性狀態裡,詩性的直覺突然開始凝聚,經過一段時間;我更多地沉浸在逐漸飽和的詩性經驗裡。然後”表達”成為了一種需要與渴望。

˙詩性經驗通常是短暫而轉瞬即逝的,(因為感情是轉瞬即逝的)。作為一位畫家要特別留意並把握住它。這也是抽象畫進入新領域的重要關鍵。正如傳統中國水墨畫大師在山水畫中所作的一樣;一方面他們知道要去發掘自身的詩性直覺,另一方面他們懂得如何與自然同行,以達到人格化的再自然。

˙藝術的有效性存在於創造者或欣賞者的創造與欣賞的交流活動中,而不存在於評論性的文字裡甚至也不存在於作品本身。當我們要欣賞藝術時,我們必須經歷像創作者一樣,運用直覺、想像與情感使意象在心中活動起來,也就是說欣賞是一種再創造。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大自然在我的眼前變得如此不同。透過感覺我可以強烈地從看似平常的風景中,感受到自然 “無止息的韻律與生命的節奏”在我面前翩翩起舞。一種念天地之悠悠;獨悵然而涕下,的感動。老子說得不錯那是“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藝術的創造對我來說是來自觀看自然時的一種品質,或者說是一種 “有品質的觀看”。

有品質的觀看

˙持有對客觀世界的新鮮感受(崇敬、讚嘆、仿效)

˙對主觀心靈長久的關注(情感、思想 )

˙客觀世界與主觀心靈深刻的遇合(詩性經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物我交融。

˙我無法表達得完全,不論是透過圖像或文字。如果我真能夠有所表達我所見的(往外看、往內看)可能也只能當作是自然在我主觀心靈中之迴音的倒影。

˙當外在的視象(自然)接近(驅動)於心靈的狀態(階段、處境)的時候,經由內在的轉化與主客觀深刻的遇合,外在視象就成為心靈表現的載體。

˙我所要完成的絕不只是一種風格或一種形式性的表象符號而已,而是那具統合性原創感覺的剎那所完成的自然…精神化的再自然

2019-09-10T16:14:46+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