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純淨精神世界的渴求

近百年華人畫家們進行的中西融合實驗,對世界繪畫發展的影響遠不及對自身水墨畫的影響。其中趙無極和朱德群以抽象表現溶入水墨意象的抽象繪畫,最引起法國藝壇的關注。他們都達到在東西方文化上鑑賞與理解的平衡點。在西方,趙和朱的繪畫滿足了他們普遍意義上對東方境界的遐想。在華人世界,人們所讚賞的是;他們以抽象繪畫體現了東方的韻味。趙和朱代表了東方追求東西藝術交融的傑出抽象畫家,他們提供了二種空前的形式;東西藝術匯流的版本,完成了他們的時代貢獻與東西繪畫融合的初步工作。然而嚴格來說,他們的作品雖然具有某些東方氣質﹐但運用西方的模型似乎更甚於東方。比方水墨語言中的「筆墨」在他們的作品裡似乎並沒有多少存留。中國水墨與西方抽象繪畫的融合經過了多次的歷史運動,至今似乎仍然存留有許多的表達空間。

可以理解的,中西繪畫交流的範疇是巨大多變的。在中、西這兩個龐大的系統下,我們或許還能提出一些其它不同的結合點及其它問題。公澤的素描-大象的四十四張切片,捕捉大自然律動變化的形上美感,使用水墨畫中的意象觀察並使其與抽象視覺表達體系融合,超越並轉化中國水墨畫的傳統。努力要保存一份中國水墨精神跨越媒材實踐發展紀錄的文本,使水墨具有開放與滲透的品質。透過這個研習,水墨精神對純淨精神世界的渴求,最終沉澱為一種更新的傳統得以保存。

當公澤的繪畫逐漸蛻變成強調心靈感動,表達自然空間中的隱藏結構與律動之抽象藝術的時候,有人說令人想起李德的作品,事實上公澤並非李德的學生;有一次公澤見到李德的作品時曾表示遺憾沒有機會受教於李德門下。後來因某位李德學生的建議,公澤在一次的個展中很榮幸地邀請到李德蒞臨。我閱讀了關於李德老師的「一廬畫談」發現他們欣賞的畫家如塞尚、傑克梅第、黃賓虹…等竟是如此的相似,依我看他們的作品所使用的繪畫語言著實有些相通之處,原因無它,只因為自然是如此無私的向我們展開,以及他們都承襲現代繪畫中某種既深刻又嚴格的審美眼光。

傳達詩中的意象一直是中國水墨畫的傳統,但遺憾的是除了少數大師之外,在過度依循前人成就的發展之下。意象的表達很容易變成某種僵化的固定符號,失去原本的活力。對自己感受進行把握,是藝術家透過精神信仰連結進行創造性活動的必須先決條件。詩性經驗超出智識理論的範圍,端賴直覺與探測最內在的感受才能獲致。依詩中描述的情景作畫,或直接在畫上題詩只能得到表面插畫的結果,不是上乘的詩畫融合。公澤的繪畫著重在詩意的感動,集中在表現大象蒼茫的精神性上。有誰能夠面對微妙的詩意、無盡與靈動的意象而不被感動。這樣的畫作,題款、印章、傳統書法都不再需要,但充滿了詩意、直覺性和精神性。公澤對水墨精神、抽象繪畫、中西繪畫的交流史以及中國山水詩歌中的直覺經驗,進行了一些研究。通過這些研究,他在自己的創作中逐漸發展出一種新的藝術表現樣貌,透過他個人的詩性經驗融合山水畫裡對詩中自然意象的體現與西方抽象繪畫的語言,捕捉自然界無窮的生命力,重新賦予水墨精神價值與活力。

對公澤的創作而言,去經驗與自然精神的合一變得如此的真實且重要,這項實驗讓他能夠放大內在的詩意和直覺活動。每一次的創作都是一段發現的歷程。每一次的旅程都企望將藝術家帶離這個令人困惑的俗世,進入平靜安穩的精神自由的領域。通過對剎那間的觀照、體悟,捕捉詩性的流動。這個創作方向,使公澤與自然達到更大的和諧而且進一步豐富了他的藝術與人生。

也許當代藝術已遠離對自然的關懷,但人類卻無法泯滅對自然的嚮往。公澤的創作和現實保持距離,卻不與人性疏離,相反的它正是關於人的體驗;人如何經驗自然、靈性、情感最終進入詩意。作為一位藝術家,公澤將這種對自然的理解與表達轉換成抽象藝術的語言,從而將山水畫的傳統與抽象畫的傳統結合起來,瀰漫著水墨的意境與抽象繪畫的理性與感性。它能夠擴展觀者的心智;催化觀者經驗並且欣賞宇宙大象的深刻與細微,體驗與宇宙合諧統一的境界,創造更深入合一的東西方藝術。

文 / 戴佳茹 博士 (淡江大學 通識與核心課程中心 副教授)

2018-11-07T10:41:25+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