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公澤的素描與自然

認識公澤是在1997年,我們同為某私立職業學校的美工科老師,當時可謂高職名校的美術教育訓練,有著一套傳統模式化的步驟,這個步驟以鍛鍊「寫實描繪」的技法嚴格聞名,但某種程度也影響著學生對「審美」觀念的僵化與侷限。每個課程階段展出所評定的標準是以完整度及班級整體感作為依據。還記得就是在「速寫」這個課程,他的授課班級使用白報紙和看起來激進潦草塗鴉式的描寫,教學「成果」完整度的嚴重不足引起校方關注。偶然機會我在他的班級旁邊教室上課閒聊,才有機會瞭解和認識他的「速寫」課程操作的方式:每張30秒,一堂課3小時下來學生累積了上百張速寫。顯而易見這個課程的目的在訓練短時間眼睛的觀察和手的快速掌握描繪,重點在「過程」。相對於其他老師為了求「完整」和「精確」的「成果」,每張30分中慢慢畫的方式,公澤的課程是更接近速寫真正的訓練意義與精神,但在當時是不被理解或鼓勵的。他對於繪畫的「單元化」的基礎教學方式特立獨行,啟發了我對藝術教育的觀念與熱忱。後來他在所著的《現代素描教與學—48則啟發式素描訓練》一書中,也能夠窺見他在素描的思考與藝術教育中的觀念,不僅研究「畫」也研究「看」(欣賞),在基礎課程中融入藝術史的經典畫作賞析,是至今為止我所認為台灣最好的素描基礎認識教材書籍。

 

「素描」是一切繪畫的基礎,也是觀察能力的訓練方式之一,當然也可能是創作的一種手段。對我來說它是最直接表達的工具,也是最接近純粹性的媒材或觀念。我與他熟識多年,深知他的速寫描繪具象和表現的技巧非常純熟精彩,卻突然在一夕之間拋棄了這些技術跳入抽象描繪,後來又出現了半具象的畫面,這次的素描又回歸到相對抽象的描寫。這幾年看起來畫面變化好像不大,但從心靈內化的轉變看來卻是相當巨大的。

 

「自然」可以說是公澤信仰的延伸和投射,在大自然中他感受到的一股能量,從觀察物到表達對象,進而與之結合;從表象世界頓時進入抽象,再從而返復。如今是具象也是抽象,是畫景也是畫情感、畫人,但也都不是。他畫的並非事物的形體,他畫的是自然的輝宏崇高壯麗,畫「氣象萬千」的表情和場域,畫「大象無形」……但無法一一囊括,他自謙是「以管窺天」,所以命名為「切片」。這個觀看世界和深度自我挖掘的方式,可能是人潛在的精神需求的表徵。相對當代的繽紛絢麗紛擾忙碌,公澤有種特殊面對生活和生命的步調與堅持,這種嚴謹且單純的節奏在現今顯得獨特而清澈,透過素描表現出來,更接近描繪與事物的本質,也有一種壯闊且悠然的詩性。

 

我受靜宜大學藝術中心彭宇薰主任邀寫這篇引文,由於身分地位的不相襯而感到受寵若驚,但基於公澤是影響我的教學和藝術觀念之一的多年好友,我的確有很多想表達的感情而躍躍欲試。或許也因為他有著堅定的信仰與對生命關懷的溫度、教學的熱忱、純粹而精神性的創作和單純的生活,一直都是我忙亂人生的借鏡。非常榮幸能有這個機會推崇這位優秀清新脫俗的藝術家、老師和詩人。

文/涂維政

2019-09-10T16:17:18+08:00